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主页>美育名师>
阅读文章

王旭晓谈消费与审美之四:美食与美感

文章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时间:2012-01-16 17:30:05

美食与美感

                           王旭晓

  

“民以食为天”,饮食是人类日常消费中最基本的一种。它本是为了满足人的生存需要的。但自从人类学会用火以后,饮食逐步有了文化的内涵,体现出人的审美趣味。自古以“烹饪王国”著称于世的中国,在《诗经·小雅·伐木》中就记载了古人的饮食情景:“于粲洒扫,陈馈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诸舅”。主人清洒打扫,屋内窗明几净,案上陈列着八种菜肴,已盛在精美的碗盘里,肥壮的公牛也准备好了,速请男性长辈们来吃吧!席间,“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饮此湑矣!”咚咚的鼓声和欢快的舞蹈助长着饮食的兴致。这幅生动的古人饮食图,无声地说明着饮食古而有之的文化和审美意义。

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饮食的要求自然越来越高。“食必常饱,然后求美”,古人墨子的话至今仍闪烁着哲理的光辉。饮食消费的高一个层次的追求就是追求美食和美感。美食不仅是味美,还要求型美、器美、名美。筵席上的雕刻拼摆,烹调中的色彩配合,会使菜肴如精美的艺术品,令人不忍下箸。器美,如清代袁枚的《随园食单》中所说:“宜碗者碗,宜盘者盘,宜大者大,宜小者小,参差其间,方觉生色。若板于十碗八盘之说,便嫌笨俗。大抵物贵者器宜大,物贱者器宜小,煎炒宜盘,汤羹宜碗;煎炒宜铁铜,煨煮宜砂罐。”这样,整桌菜肴和谐生辉。名美,能增加人们对食物的好感与喜爱。如龙凤火腿、肉珍珠、砂锅母子会,比喻形象;四喜桃花泛、全家福,意味美好吉祥;花糕员外、鸭糊涂、麻婆豆腐、东坡肉等,谐谑有趣,都能增加饮食之美。

美食需要环境的配合。绍兴“咸亨酒店”开张以后,旅游者都想亲眼看一看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常去的这家酒店,学他的样子,要一碟茴香豆温二两老酒。这酒店,必须是黑黑的粗木柜台,粗木铺板,粗木条凳长桌,才能吃出那浓浓的水乡民情。北京的清宫御膳,金碧辉煌,宫灯高悬,圆桌雕花,身着清代宫女服装的侍者轻盈地捧盘上菜。席间,还有怀抱琵琶的宫女曼声低唱,使桌上的栗子面小窝头、豌豆黄、烤鸭等等融入了真切的宫廷文化意味。日本京都岚山的一家山庄式饭店全部使用石块、厚木、毛竹、土纸等天然材质建造和装饰,在暮色苍茫中亮起一排纸灯笼,伴着悠悠的日本弦乐,使这座饭店产生一种难以形容的魅力。在这样的环境里进食,的确能使人获得一种文化的享受、美的享受,能够产生美感。于是,有人把这样的“吃”称为“吃”文化,“吃”感觉。上个世纪末,由京城开始,继而风靡全国几大城市的“老三届饭店”、“老插餐厅”、“黑土地饭馆”、“忆苦思甜大杂院”等等便是“吃”文化的创造。

美食能带来美感,带来文化和美的享受。然而,在家里同样能营造美的环境,做出美的食物,并不一定都要到餐厅、饭店去才能有这种美感。特别是那豪华气派的高级餐厅,一般人面对高级茶色玻璃大门、笑脸相迎的服务小姐却有一种畏惧感,担心自己好不容易攒下的钱会被掏空。即便是财力够了,可以体体面面地坐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让漂亮的小姐毕恭毕敬地为你斟酒分菜换碟子,捎带“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不是也很不自由吗?不自由,就不会有美感。当然,你可以吃那些常人不能消受的山珍海味,但即便是吃了别人没有吃过的龙肝凤胆,又怎么样了呢?能找到什么样的感觉呢?至多能在人前夸夸口或者显示一下富有而已,那是找不到美感的。

 

相反,有时一种极简单的食物,一顿极平常的家庭便饭,因为吃出了友情、亲情、豪情、自由感,就吃出了美感,令人久久不能忘怀。

那一年在郑州开会,一群年轻同行在房间里聊天,兴之所致,直至深夜。有人大谈“浑沌”,人有说,半夜两点了,还浑沌呀,来碗“馄饨”还差不多。这下可好,大家马上起哄要上街去吃。下了楼,克服种种困难,出了锁住的楼门,翻过锁住的围墙,在空寂的街上走了20分钟,找到一家正要封火的街头小摊,一人叫了一碗拉面。一会儿,一只又大又脏热气腾腾的海碗放到了面前,碗里筷子般粗细的面条引起了一场惊喜。女同胞们担心吃不下,就往小伙子们的碗里拨,结果一根面条还没拉完,碗里几乎就要空了,于是大声怪叫:“这大碗里只有一根面条啊?!”又赶快往自己的碗里拉,引起一阵哄笑声。这一人一“根”面条吃得分外热闹,感觉好极了!几年后想起来总是不能忘记那一番滋味。其中又何尝不蕴含着美感呢?

我认为,在饮食消费中应该追求的便是这种美感。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
中国美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