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主页>社会美育>
阅读文章

李田:致国际奥委会和罗格主席的公开信

文章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时间:2012-05-30 15:12:44

致国际奥委会和罗格主席的公开信

尊敬的国际奥委会:

尊敬的罗格主席:

     你们好!

      我是中国的一个老教师,也是一个奥林匹克主义的崇拜者,奥运会的

鉴赏者,奥运美育的倡导者。

     我在第30届伦敦奥运会开幕的前夕,于举办过第29届奥运会的中国北京给你们写信,是出于对你们的尊重和信任,也出于对你们倡导进入新世纪奥林匹克运动的改革、创新、建构、发展的高度赞赏,从而把我刚刚写成的关于建立奥林匹克新格言提出“奥运美育”新理念的建议与构想(详见建议书)寄给你们,希望能够得到您们的认同和扶助,并通过你们得以实现。

   让我们共同祝愿奥林匹克运动和她的奥运会能够“更快、更高、更强、更美”,更富有教育意义。

    谢谢!

                                                                  李田

                                                 2012年5月15日写于中国美育网总编室  

                     

                                     

                           要“更快、更高、更强、更美”

                       ——关于建立奥林匹克新格言提出“奥运美育”新理念的建议与构想

                                                                       李 田

 现代奥林匹克原有的唯一的正式格言是“更快、更高、更强”。这原是1895年法国鲁亚普鲁预科学校校长亨利.马丁.迪东教育和鼓励校橄榄球队员讲的一句话,并作为校训刻在校门口的门楣上。后来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创始人皮莱尔··顾拜旦来访发现这6个字,十分赞赏。1913年经顾拜旦提议,经国际奥委会决定作为奥林匹克格言确定下来,并正式写进《奥林匹克宪章》,从而成为独享尊贵的身份,崇高地位和无上权威的“宪章格言”,成为具有奥林匹克“官方”性的经典格言。

 百年来,“更快、更高、更强”凝聚着奥林匹克的竞技体育精神,作为激励竞技运动的精神力量,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历程中经久不衰,它那强有力的、快节奏的、高度凝练的诗化语句已经成为竞技运动参与者们奋斗意志和理目标的豪迈表达。他给竞技者挑战人体极限夺取竞技辉煌以不竭的勇气和力量,已经成为一切竞技者们的竞技箴言和座右铭,成为一种竞技哲学。毫无疑问,这是奥林匹克的一笔宝贵的竞技精神资源,是奥林匹克的一笔体育文化财富。因此,对这一格言,我们应该给予充分肯定,高度评价致赞赏和尊重,并且在奥林匹克运动的未来发展中继续保留下来。就是在进入新世纪的奥林匹克运动自身的改革、创新建构、发展中也要维护它的存在它的价值。

然而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不站在奥林匹克主义,奥林匹克精神,奥林匹克运动及其改革、创新、建构、发展的高度上重新审视和考量这一唯一正式的“宪章格言”,从而也就不能不发现它的历史性的先天不足,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上的总体性缺失和对奥林匹克运动未来发展需要的不适应性。

 其一、这一格言出身于学校教育中的体育,体现了学校体育中校球队比赛的进取意志和竞技精神,是从个人对学校体育的观察体验和感悟中提炼出来的,是拥有这一局部真理内涵的哲理警句,属于体现个人智慧和创意的个人名言,它作为奥林匹克格言确定下来具体明显的借用性和代用性。因而,它从根本上就缺少对奥林匹克主义和奥林匹克运动总体上的观察体验和感悟的基础和前提。培根说:“格言应是科学的精髓和实质”,“是观察所得的精华”。而“更快、更高、更强”只能是对一个学校教育中体育活动及其校球队比赛的观察、体验和感悟所得的“精华”,是这一个有限的局部的“科学的精髓和实质”,而不能是整个奥林匹克主义、奥林匹克精神、奥林匹克运动总体的“精髓和实质”,这就决定了它作为奥林匹克格言的先天不足和本有的局限性。然而这并不是说奥林匹克格言不能取自个人名言和个人主张,实际上任何格言都出自个人,都体现个人的智慧和创意,也不是说要求格言不能只是体现某一局部的专业的真理和精华,而必须是博大精深、面面俱到,大而全地去阐释和包容万象真理,而是说奥林匹克格言是写进《奥林匹克宪章》的宪章格言,它具有超越个人名言的总体性、权威性和“官方”性,要求它应是整个奥林匹克的真理和精华,是整个奥林匹克的奋斗精神,奋斗目标和奋斗理想的精炼概括和豪迈表达,奥林匹克的奋斗哲学和理想愿景。我们正是在这一高度上来看待和要求这一格言的。

 其二、“更快、更高、更强”,说到底它是一种体育的竞技格言,它虽然出身于学校体育,却可以体现奥林匹克运动的竞技体育的竞技精神。而竞技体育是奥林匹克运动的实体性存在和本体性存在,奥林匹克运动就是在竞技体育运动基础上发展起来,这也正是当初之所以要把这一竞技格言拿来作为奥林匹克格言的根本原因之所在。但也必须看到奥林匹克运动是对单纯竞技体育运动的一种超越,是奥林匹克文化上的超越人文精神上的超越,价值观上的超越,也体现为奥林匹克在教育、艺术、审美上的超越亦即美育的超越。顾拜旦说:“奥林匹克精神包括但又超越竞技精神”。萨马兰奇说:“奥林匹克主义是超越竞技运动的,特别是在最广泛、最完全的意义上来讲,它是不能与教育分离的,它将身体活动、艺术和精神融一体而趋向于一个完整的人”。实际上正是由于拥有这种超越,奥林匹克运动才成为人类文明中最文明的运动,才成为人类所普遍向往的和平、正义、平等、团结、友谊、欢乐和幸福的人类理想国,也正是由于拥有这种超越,奥林匹克运动才能持续高举“真善美”的旗帜,才能在现代的经济、政治、传媒、金钱、兴奋剂的诱惑与挑战面前坚守它的传统美德,坚守它的人文价值观,致使它的奥运会成为人类创造美、创造尊严、创造品格、创造荣誉、创造幸福的圣,成为全人类的节日,致使能够参加奥运会成为个人的一种荣誉,能够举办奥运会成为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一种荣誉。因此,一种格言如果不能对这种超越的精神有所体现,那它就不能成为真正的奥林匹克格言。

 其三、“更快、更高、更强”即便是作为奥林匹克的竞技格言也是不够完全的。这是因为它所设定的通过顽强拼搏达到的理想目标乃是“快、高、强”方面的“硬性”目标,是可以用速度、高度、远度、力度、强度等方面的数量、时间等方面“硬性”尺度来检测、衡量和判定的,这主要体现在短跑、长跑、跳高、跳远、球类、游泳、举重等这类项目的竞赛当中,而不能体现在所有项目的竞赛当中。诸如体艺术体操或自由体操、花样游泳或水上舞蹈、花样滑冰或冰上舞蹈等这类项目的竞赛则体现的不是这“硬性”目标,而是超越这些“硬性目标的”软性“目标,这包括在其综合整体上体现出来的高难性、熟练性、完满性、创新性、艺术性和审美性的目标和标准,而这些目标集中达到的就是它的精彩,令人震撼的精彩,令人欢呼的精彩,而这精彩的最高和最终的显现便它的美和美带来的美感标准或审美标准。

 当然,这些方面也并不是那些追求“快、高、强”的竞赛活动所完全没有的,而是现在看来还只是它们的“副产品”,是非目标的目标,非标准的标准。而这方面也恰恰就是奥林匹克的竞技体育运动之所以也具有观赏性、审美性,从而也具有美育功能的重要原因之一。很显然这些软内容正是“更快、更高、更强”作为竞技格言所缺失的,也是作为整个奥林匹克格言所缺失的。

 这样,正是由于“更快、更高、高强”作为奥林匹克格言所存在的先天不足和后天的整体性缺失,致使它作为唯一的“宪章格言”的资质被降低了,“资格”被削弱了,致使它作为“宪章格言”的权威性、经典性和尊严被淡化了,减弱了,致使它作为“宪章格言”所引起的光环也不那么闪亮那么耀眼,从而它继续成为奥林匹克运动未来发展所需要的格言的能性也就不那么大了,至少是不可能成为首选格言。因此,我们必须要建立能超越“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新格言。

                        二  

 那么这格言要怎样建立起来呢?

 其一、首要的是要保留原格言“更快、更高、更强”,是要在保留“更快、更高、更强”的基础上和前提下建立新格言。罗格主席在新世纪开始的就职演说中就明确提出要保留“更快、更高、更强”的意见。这在我看来保留“更快、更高、更强”,不仅是出于尊重首创、尊重传统、尊重顾拜旦,也不仅是出于“更快、更高、更强”在现代奥运的百年历程中已经建立了历史功勋,而更是出于“更快、更高、更强”作为体现奥林匹克竞技精神的竞技格言,也是奥运未来发展所需要的,因为奥运包括奥运会,无论怎样改革、创新、建构和发展都不可能以失去,甚至也不能以削弱竞技运动为代价,否则那就无异于失去和削弱它的实体,它的本源,它的核心,它的生存家园。所以,奥林匹克新格言必须是在原格言“更快、更高、更强”继续存在的情况下建立起来。

 其二、新格言要能够体现超越竞技精神的奥林匹克精神和奥林匹克理想的格言,从而也是对原格言构成一种补充,一种超越的格言,实际上这种体现奥林匹克精神的理想(只体现某一层面的内容)的格言早就有人提出过,诸如1908年第4届伦敦奥运会就有一位英国大主教提出“重要的是参与,不是取胜”的格言,在这次会上顾拜旦在讲话中还引用这句格言,而且在1936年第11届柏林奥运会上的讲话中又提出“奥运会重要的不是取胜,而是参与;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进入新世纪罗格主席在就职讲话中,既表明要保留“更快、更高、更强”又提出了“更纯净、更人性、更团结”的格言。2008年第29届北京奥运会又提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等等。这些都从各自的角度体现了奥林匹克精神和理想的某些方面,从而也对原格言“更快、更高、更强”的构成某种补充和超越,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些格言都是我们建立奥林匹克格言的重要参照和重要资源,同时也都有继续存在的价值。

 其三、在原格言继续作为奥林匹克格言存在的情况下,新格言对原格言的补充应是原格言的“内补”,而不是“外补”,内补就是原格言自身内部的内在补充,是将要补充的内容融入原格言的体系和结构中去并融为一体,原格言生命有机体注入的新血液,从而使原格言自身得到完美、升华和更新,以致成了一个新格言。这等于说新格言仍是一个格言,并且是原格言自身完善、升华和更新的一个结果,一个产物。而外补则是原格言自身之外的外在补充,这种补充必然是要在原格言之外再立格言,是这格言所体现的补充,这就像把上述提到的那些格言作为奥林匹克新格言确定下来,与原格言构成优势互补,然而这样的结果就使得奥林匹克格言不再是一个格言,而是两个以上格言构成的“格言群”而且,新格言也是要写进宪章的,拥有原格言一样的宪章格言的地位和尊严,这样这些格言写进宪章就会构成“宪章格言群”,同时也就会造成“宪章格言”的零散、杂乱与多并立的局面,从而也就丧失了宪章格言应有的概括性、凝炼性、精粹性和经典性,而这些都不是我们所要建立的奥林匹克新格言的样子。而如果不把它们写进宪章,那就不能获得奥林匹克格言的“官方”身份、地位和尊严,而继续作为“在野”的格言而存在,并继续发挥“在野”格言的作用,不过那就我们所要建立的奥林匹克新格言不是一回事了。

 其四、要求对原格言构成一种补充的新格言,既要有体现原格言作为奥林匹克所缺失的奥林匹克精神和理想的内容,又要有体现原格言作为竞技格言所缺失的软精神和软目标的内容,这样才能使新格言不仅作为奥林匹克格言是完善的,而且即便是作为一个竞技格言也是完善的。同时还要求这补充的内容融入原格言之中不要打破原格言独特的体系结构和诗化语式,要与他们协调一致,浑然一体。既体现了对原格言的保留,又体现了原格言所缺失的精神内容的找回,只是新格言达到了既容原格言超越原格言的理想境地。

 这样,综合上述各项要求,我认为建立新格言的唯一的最佳选项就是在保持原格言的整体结构和诗化语式不变的情况下在原格言“更快、更高、更强”3项之后再续加上第4项,要求“更”字后面也是要以“快、高、强”那样的一个字出现,在这里“更”字是体现向往、希望和追求,而它后面的这个“字”则体现要达到的目标,因此这个字将肩负重任她不仅是对“快、高、强”的补充,也是对“快、高、强的超越,因此,她不仅要能体现奥林匹克主义、奥林匹克精神、奥林匹克理想的精神精,也要能体现竞技体育的软精神、软目标,同时也是整个奥林匹克运动包括它的奥运会在未来改革、创新、建构发展中所要追求、所要达到的最高最辉煌的目标。很显然能够如此高超,如此庞大,如此神圣的这个字,那就只能是而且必须是那个在人类文明世界上最令人向往、令人愉快、令人高尚、令人幸福,因而也是最有魅力的字:于是,那个第4项也就只能是而且必须是“更美”。于是,我们要建立的奥林匹克新格言也就逻辑必然的“更快、更高、更强、更美”。显然,这“更美”对新格言的建立起了关键性的决定作用,新格言是对原格言的补充和超越就体现在“更美”上,新格言之所以是新格言就新在“更美”上,这就可以说“更美”是在为新格言“铸魂”,在为新格言“立身”,是将新格言推上奥林匹克格言的巅峰。“更美”是新格言最权威的标志,是新格言最大的特点。

    那么,这“更美”为什么会如此重要,又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作用呢?其实这原因很简单,它就在于奥林匹克运动本身,在于奥林匹克事业已经成为人类世界的一切文明事业中最文明、最美的事业。它高举“真善美”的旗帜,践履着追求“真善美”,创造“真善美”的奥林匹克价值观。它的奥林匹克主义已经包括它的审美主义,它的奥林匹克精神已经包括它的尚美、立美精神和在与艺术与教育相结合意义上的美育精神,它的奥匹克理想已经包括它的美学理想;所以,美是奥林匹克精神精的凝聚和显现,美是奥运会“真善美”和谐统一的光环美是奥林匹克理想的远大目标和愿景,美也是奥林匹克人文精神,人文情怀和人文家园的标志和象征,美也是奥林匹克竞技体育的拼搏奋斗所要达到的超越“快、高、强”的目标和境界。美也是奥运会成功、精彩给人以快乐和幸福的综合标志和最高显现。美就是整个奥林匹克的崇高形象和神圣尊严之所在,顾拜旦说:“古奥运会最光辉之处在于它的两条原则:美和尊严。如果现代奥运会要扩大其影响,我们必须体现这两点:美和唤起尊严之心。美和尊严在我们今天进行的最重要的体育比赛中应引起足够的重视。那崇高庄严的列队和仪态,那难忘的光辉庆典,那精美的艺术,还有公众的热情和高尚的情操,都应融为一体”,又说“奥林匹克理想是一个很强的体育文化概念”。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便是“建立对优美和文雅狂热崇拜的美学理想”,他也体验到一届奥运会结束便成为一种记忆,但记忆是多么强有力,多么丰富多彩!而首先是美的记忆,萨马兰奇也指出奥林匹克运动“由于它有强大的根系,不仅能战胜这些袭面之风,而且在继续成长,不断带给世界以美”。因此也就可以说集中体现在奥运会上的奥林匹克运动实际上也是一种不断为人类世界创造美、展现美的一种立美运动,一种审美运动,也包括表现立美、审美的艺术运动,乃至是不断为人类青少年提供美的教育、审美教育和艺术教育的美育运动。

    虽然这里所说的美,乃是各种美的总称,她影响奥运会的各个方面。

    其一、高雅的、动态的人体之美

    在奥运会的赛场上,从来就是既创造和展现挑战人体极限的“快、高、强”的竞技成果,又同时创造和展现运动员们那鲜活生动、多姿多彩的人体美,那是健、力技和谐统一的动态定格的人体美。体现出竞技运动对“快、高、强、美”和谐统一的目标要求,也体现出某种尚美精神,这实际上以在奥运会的竞技运动中就已经表现出来。公元前776年的古希腊奥林匹亚竞技运动场,运动员是以涂抹着橄榄油彩的****出场参加比赛的。纯洁、高雅有尊严的创造和展现动态的人体美。在那是美是人类文明所普遍崇拜、羡慕、向往和追求的神圣目标。丹纳说里“以美的人体为模范”,崇尚“更强壮、更美、更幸福”,温克尔曼说在那个时代“美甚至成为一种功勋”。从1896年开始现代奥运会尽管运动员不再****,以多样的运动服装代替了橄榄油彩,但仍在现代文明的水准上继承和弘扬崇尚人体美的这一传统,这也是顾拜旦所说的“美与尊严”的一种表现。

    这里所说的人体美还更多地表现为人体动作之美,并且是伴随着竞赛项目要求的各种动作的完成而产生的,特别是那些挑战人体极限的高难度,高技巧,超越人体常态的动作完成得越准确越熟练,越完美,越高超,越精彩就越美,越能激起美感。可以说有多少种竞赛项目就会创造和展现出多少种有个性风采的美,尤其是那些超越“快、高、强”的要求的那些项目,美已经是它们动作完成水平的最高标示。正是达到这美的高度,才会产生美感和震撼,赢得喝彩和欢呼,事实上这美已经成为这项活动的一种鉴赏评价、审美、判断的综合性,整体性和创新性的衡量尺度,软标准和追求目标。而且随着竞技运动的发展和人们的要求越来越高,这美也将越来越不再是“快、高、强”硬性成绩的附庸,而且有相对独立的审美价值。并且这美也为那些非艺术化非审美化的竞技项目的人体动作所拥有,虽然是创造“快、高、强”竞技成续的非目的性的副产品,也将成为它们的非目标的目标,非标准的标准,成为人们观赏的亮点,也能引起赞叹与喝彩。诸如那绿茵场上的一个智慧、勇猛、准确的精彩的“飞脚”射门,那高高的篮板下“魔术师”的绝技般精彩投球,那“跳水皇后”高台上天女般旋转飘下,那泳池中“水上蛟龙”的破水激浪,那短跑道上“红色闪电”“黑色闪电”瞬间冲过,那举重壮士“力拔山兮”的强悍造型,那长跑和竞走者在长长的路上的那种充满耐力、信心、希望和坚持的流汗的脸与强健的脚步等等,都会为竞技体育运动留下一个又一个最美的画面。也正是她们能够请来顾拜旦所说的在这竞技体育运动的节日里,人们常常遗忘了的另一位客人——鉴赏。

其二、绚丽多姿的奥运艺术之美

    作为奥运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的奥运艺术所达到的最高境界就是她的美,这美是奥运美的艺术反映成为奥运的美的艺术。

    奥林匹克运动从她的古奥运会开始就建立了与艺术的天然联系,奥运艺术成了奥运文化运动最亮丽的组成部分,顾拜旦说奥运会“并非只是增强肌肉的力量,它也是智力的和艺术的”,奥运会要通过艺术的展示和示范来引起大家对文化艺术的兴趣,从而使参加者获得更广泛、更充实的内容。萨马兰奇也认为奥林匹克“将体育与艺术、教育融为一体“。

    所谓奥运艺术,是指以独特的奥运体育为题材灌注着奥林匹克精神和情感,具有丰富的人文内涵的美的艺术。她给人独特的奥林艺术美感。奥运艺术是以古希腊奥运会的体育雕塑艺术为缘起和先导的,丹纳说:“雕塑成为古希腊的中心艺术”。奥林匹克赛场上那健、力、技、美和谐统一的****竞技运动的魅力,使雕塑艺术家为之倾倒,成为他们进行艺术创作的题材和灵感的来源。他们用天才的雕塑艺术手段将瞬间闪过的人体运动美的形象,凝定下来,留驻为艺术的永恒。诸如奥林匹亚《宙斯神庙》雕塑作品中的柏洛普斯和委诺冒斯赛车的故事,坡里利特的《持矛的运动员》和《束发的运动员》,尤其是米隆的《掷铁饼的运动员》作为当时优胜者的纪念碑,已成为两千多年来奥运艺术作品的典范,它将铁饼即将抛出的瞬间定势显现的力的律动,的迸发和全身处于最平衡与和谐的典型的投掷动作,用雕塑艺术镜头撮录下来,化作永恒,永远向人们展现那奥运竞技活动中的人体动作之美。而赫尔辛基奥林匹克运动场门口矗立的芬兰“长跑之神”怒米尔的全身铜雕像,是他跑步时典型态势之美的艺术再现与凝定。那阵列在国际奥委会洛桑总部的中国雕塑《走向世界》,则以雕塑艺术手段生动地再现了中国女竞走运动员的豪迈英姿和运动美的风采,并蕴含着深邃的奥林匹克精神和理想。萨马兰奇称赞它是体育与艺术结合的范例,而这些艺术作品正是从奥林匹克体育运动中来的,是这运动的一种反映。这正如顾拜旦所说:“体育运动可以被视为是艺术的创造者和艺术创作的契机,因为它创造美,创造生活的艺术品——运动员。”

    此外,奥运艺术还包括反映奥运内容的多种艺术形式的艺术作品,诸如奥运的诗、歌曲、音乐、绘画、舞蹈、电影、大型表演艺术,礼仪服饰艺术,电子屏幕造型艺术,还有奥运会场馆建筑艺术如:第29届北京奥运会的“鸟巢”和“水立方”,第30伦敦奥运会的“伦敦碗”,都是精美的“艺术品”。奥运艺术为人类文化宝库提供一笔一笔艺术财富。而如此奥运艺术本身的最高标志就是她的美。

    其三、无与伦比的奥运盛会之美

    奥运盛会之美集中体现在宏大、绚丽而又神圣的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内容与形式之上。那里有奥林匹克精神,奥林匹克文化、奥林匹克艺术的综合集中现,那里既有举办国的民族文化底蕴和传统,又有民族艺术的个性风采,既有奥林匹克古老传统的继承与弘扬又有现代科技时尚的审美文化的创造。那里有人类文明中特有的庆典艺术,表演艺术,仪式艺术,节日艺术的高度融合和生动展现。于是我们看到来自世界各国和地区的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运动员节日般地相聚在一起,以独有的奇特、新颖、高难、惊险、令人赞叹的方式点燃圣火,起庄严五环旗,高唱主题歌,大型的音乐歌舞表演,以民族艺术形式生动地演绎古老的民族故事,展示优秀的民族文化经典,大型的烟火造型表演,花束、和平鸽,彩球争奇斗艳,五彩纷呈。世界上人世间一切美的色彩,美的造型,美的音响都汇聚在这里,演奏出全人类的交响乐,高诵全世界的诗,铺展整个“地球村”的画卷,生动地体现着北京奥运会提出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世界大同精神。可以说在人类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一种时机,一种场合,一种集会能够开成如此隆重,如此宏大,如此豪迈,如此光辉灿烂的盛会,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盛典。而她的最高、最神圣的标志,最能让人永久记忆的标志,就是她自己创造的并全面展示的美,那奥运盛会的美,那无与伦比的美。

    其四、最夺目的奥运物象之美

    在奥运会上闪亮的圣火,高扬的五环旗,活跃的吉祥物是最夺目的三大物象,她们凝聚着奥林匹克人文精神的精华,她们的物象美是整个奥运之美的显现和象征。

    圣火,是奥林匹克神圣的象征是奥林匹克之魂,她深植着普罗米修斯为人类盗火造福的伟大神性之根,她凝聚着给人类以光明的太阳之光,她从古希腊的奥林匹亚燃起,指引着照耀着奥运参与者们对光明正义、和平、进步的渴望与追求,罗格说“来自太阳的圣火带来了友谊,卓越和尊重的传统价值”,“奥运圣火照亮世界”,“使世界更美好”。圣火熊熊燃烧的形象正是奥林匹克运动着的形象,顽强的不停息的跳动,闪亮,正是奥运参与者们青春与活力的象征,是奥运献身者们的生命力、奋斗力与拼搏力的律动与肆放的象征,在圣火传递的****上,点燃奥运激情,光大奥运精神,把一切真善美的形象都映照得更加高大,旺盛与辉煌,使一切假恶丑的形象都变得更加渺小、衰弱与暗淡。圣火,在奥运会的会场上被圣火塔的巨臂高高举起,是奥运会吉祥、如意、成功和幸福的守护神。我们崇拜圣火,赞美圣火,欢呼圣火,愿圣火在人类世界上永远传递下去,让圣火最美的形象永驻人间。

    五环旗,是奥林匹克神圣宗旨的象征,顾拜旦说“五环象征世界上承认奥林匹克运动并准备参加奥林匹克竞赛的五大洲,而第六种颜色白色——旗帜底色,意指所有国家都毫无例外地能在自己国家的旗帜下参加比赛”,国际奥委会会刊指出“会徽和会旗上的五环含义是象征着五大洲的团结,全世界的运动员以公正、坦率的比赛和友好的精神在奥运会上相见。五环旗顾拜旦在1913年构思和建议制作的,1914年首用,1920年第7届安特卫普奥运会上第1次升起,她象征着五大洲运动员团结、和平、公正地相聚在奥运会上,标志着一种人类文明的社会力量的出现,体现着人类对团结、友谊、进步共同创造美好社会的渴望与追求,于是,我们感到高扬着五环旗的盛大奥运会,简直就是人类世界“地球村”的缩影,五环旗就是这“地球村”的“村旗”,她指引着人类从战争、恐怖、仇杀、种族歧视、****、吸毒、贿赂、欺诈的丑恶深渊中走出来,在平等中交往,在公正中竞争,在友好中相处,去创造和赢得人类自身的健康、力量、善良、尊严和美在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追求高尚精神,人生快乐和生活幸福。因此,可以说五环旗乃是人类精神文明的神圣光环,那崇高的造型,最美的形象,为全人类所敬仰、所追随。

    吉祥物,是奥运会上出现的一个独特的奥运文化艺术形象,她是奥运人大智慧、高想象力的创造物,是奥林匹克人文精神的象征,她是美术造型、奥运精神、民族文化和审美趣味与拟人的喜性、快乐、幽默、善良的个性的完美统一,让人喜爱,给人欢乐,在奥林匹克运动的长长的历史画卷上涂上了鲜活、乖巧而又浓重的一笔。在奥运的历史上第一个吉祥物出现在第20届慕尼黑奥运会上,那是小狗瓦尔迪,由蓝、绿、红、橙、淡紫五色分段联结而成,叫人喜欢,以后诸如第21届蒙特利尔奥运会上的那象征勤劳和忍耐的可爱的阿米克(海獭),第22届莫斯科奥运会上那个身佩一条五环扣缎带的面带笑容和眼泪的小熊米莎,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上那位头戴有五环标志绅士帽的山姆鹰,第24届汉城奥运会上那位头戴韩国民族小帽、五环项圈、右手举起“Y”字形的虎多里,乃至第29届北京奥运会上那聪明、伶俐、可亲可爱的5个福娃(贝贝、晶晶、欢欢、迎迎、妮妮)的吉祥物群等等。都是拥有不同的人文个性的最美的形象,人们盼望着奥运会上的吉祥物能够一个比一个更美。

    其五、崇高的奥运情感之美

    奥运会上出现的超越奖牌和金钱利益的崇高情感是奥运创造的人类情感中最美的情感。从古代到现代的奥运会,从来未发过金钱奖,最早出现在古奥运会上的冠军奖只是橄榄枝编制成的花冠,被看作是十分神圣的奖赏,它唤起最高的荣誉感,正如奥林匹克会歌所唱“把常青树编成的花冠颁赠给优胜者”。现代奥运会上的金、银、铜奖牌虽然具有一定的物质金钱价值但是它带来的是荣誉感,自豪感、快乐感和幸福感的情感价值,奖牌是成功,是胜利,是领先别人的象征,它是奋斗、拼搏和汗水赢得的成果,它兑现的是艰苦卓绝的训练所付出的青春和生命的代价。它激发起的情感,也是最能推动人类自身文明进步的情感。因为伴随它的最高荣誉感的乃是爱国主义的尊严和民族自豪感。例如在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开赛的第一天,中国神****许海峰获得了射击金牌,这是本届奥运会产生的第一块金牌,也是中国奥运会历史上夺得的第一块金牌,实现了“零”的突破,它让中国人扬眉吐气,极大地激扬起中国人的民族情感。一位美籍老华人激动得热泪盈眶地说:“我们中国也有金牌了,中国人再也不是东亚病夫了!”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亲手把金牌挂在许海峰的脖子上,他激动地对记者和观众说:“今天是中国体育史上伟大的一天,中国人民伟大的一天”。“我一生最荣幸的一件事,就是把本届奥运会的第一块金牌授予了中国人”。一位外国记者对许海峰风趣地说:“一夜间你成了中国的民族英雄”。而许海峰说“我是属于我的英雄的民族的”。第25届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跳水冠军中国的高敏,这位爱笑的姑娘,站在领奖台上,在国歌声中手挥花束,望着冉冉升起的国旗,,她却流下了眼泪,那是最激动的,也是最崇高的情感的升腾,那是人类所能拥有的最崇高的情感,最幸福的情感,因而,也是最美的情感。在这里金牌的物质金钱的利益和价值,已经远远地消遁了。再如早已是亿万富翁的世界“网球皇帝”德国贝克,当他再次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夺得冠军时,竟激动地扔掉球拍,拥抱着同伴足足走了5米远。当德国国旗升起,国歌奏响,站在领奖台上他已经完全被一种超越奖牌和物质金钱利益的神圣的崇高情感所完全占有,他说:“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为国家去拼搏,而不是为金钱比赛,那种感觉太神圣了,奥运会太伟大了,简直是金色的奥运会”。

    显然,冠军和奖牌的获得者之所以会成为民族英雄,是因为奥运会规定参赛代表队是代表国家(含民族)来比赛的,并要求为获得者升起国旗,唱国歌。从而获得的是国家民族的荣誉,是为国家民族争光,也因此才能牵动祖国每一个同胞的心,激发起崇高的爱国主义情感和民族自豪感。同时,获得者个人也创造了人类的辉煌,获得了人生幸福的情感体验,也使每一个屏幕前的观众都能分享到他的快乐和幸福,唤起同类情感体验的联想。激发起人们为崇高目标去奋斗、拼搏、竞争与获得成功的信心、意志和勇气。所以,这种情感是人类情感中最崇高、最神圣的情感,从而最美的情感,为人类创造出这种情感,这种美,是奥运会独有的伟大贡献。当然,也不能不看到这种情感、这种美在商品经济和“拜金主义”时代正经受着严峻的挑战和考验,但是这种神圣的情感是金钱所无法取代的,她的崇高的美,是金钱所买不来的。因此,我们提出的更美包含这种情感愿望和她的美的愿望在其中的。

    其六、神圣的奥运人格之美

    奥林匹克运动高举真善美的旗帜,坚持真善美的价值观,守护奥运传统美德,崇尚奥运的道德人格美。顾拜旦在《体育颂》中说:“啊,体育,你就是正义!体现了社会生活中追求不到的公平和合理,任何人不可超过速度一分一秒,逾越高度一分一厘,取得成功的关键,只能是体力与精神融为一体。”据载在98届古奥运会上,拳击运动员买通另外3名敌手而取胜,结果4个人都被罚以重金,并用这重金雕塑了4尊宙斯神像,并在其中的一尊上还刻下这样的警语:“奥林匹克的胜利不是可用金钱买来的,而需依靠飞快的双腿和健壮的体魄”。而现代奥运会继承和发扬了这道德人格精神,要求参赛运动员宣誓,誓词是:“我以全体运动员名义,保证为了体育的光荣,我们运动队的荣誉,以真正的体育道德精神参加本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尊重和遵守指导运动会的各项规则”。也要求裁判员宣誓,誓词是:“我以全体裁判员和官员名义,保证以真正体育道德精神,完全公正地执行本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职务,尊重并遵守指导运动会的各项规则”。《奥林匹克宪章》规定要以普及体育公平竞赛精神,发扬运动道德风尚,要领导反对运动中使用兴奋剂的斗争,反对从政治上、商业上滥用运动和运动员的行为。从而坚持揭露打击和惩罚各种违背规定的丑恶行为,维护体育荣誉,坚守奥运道德人格。顾拜旦《体育颂》中说:“啊!体育,你就是荣誉!荣誉的赢得要公正无私,反之便毫无意义,有人耍弄见不得人的诡计,以此达到欺骗同伴的目的,他内心深处却守着耻辱的绞缢。有朝一日被人识破,就会落得名声扫地”。人们不会忘记1904年第3届圣路易奥运会上跑马拉松的运动员洛茨,中途因小腿肌肉痉挛而坐上了汽车,后来离终点不远的地方又跳下车,轻松地跑进体育场,获得冠军,事后知道他是一个掉队者,是欺骗行为,国际奥委会决定严厉惩罚,取消冠军并禁止他终生参加马拉松比赛。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男子100米冠军本约翰逊被查服用兴奋剂,结果金牌被没收,世界纪录被取消,加拿大队将他除名。奥运会在反对和惩罚各种欺骗的不道德行为的同时,努力培育品德高尚的运动员,并给予各种形式的表彰,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美国短跑运动员杰西.欧文斯表现出色,成为成绩与品德俱佳的受敬仰的优秀运动员,获得奥林匹克银质勋章,柏林将奥林匹克体育场附近的一条大道命名为:杰西.欧文斯大道。美国的体育机构以他的名字设立了“杰西.欧文斯奖”,每年评一次。

    可见,奥林匹克运动能够在商业化、非道德化的金钱、贿赂、欺骗、兴奋剂的挑战与考验面前能够遵守奥林匹克竞技的规则,崇尚奥运美德,继承奥运道德传统,坚守奥运崇高的道德人格和尊严。而这些恰恰就是神圣的奥运人格之美之所在,并且是整个奥运之美的灵魂。

    总上,我们在新格言里所说的,乃是整个奥林匹克运动的各个部分的美的集合,是她的不只是上述六个方面的一切美的总称谓,并且这美乃是奥林匹克运动的美,能够比现在的美更新、更高、更卓越更完美亦即更美的盼望和激的一种表述。因此,融入“更美”的新格言才具有更完整的奥林匹克哲学内涵,才能奥林匹克精神的精华,才能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奥林匹克格言“宪章格言”而名副其实,当之无愧。

    建立“更快、更高、更强、更美”的奥林匹克新格言,具有推动奥林匹克运动进入新世纪的改革创新、建构、发展的广泛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其一、充实和提升奥林匹克主义的理念内涵和人文价值观,充实和提升奥林匹克精神体系和精神境界。顾拜旦说奥林匹克主义是“一种精神形态”,萨马兰奇说“奥林匹克主义是一种将人的身体、精神与意志和谐统一在一起的人生哲学。而这种精神体系是由宪章、会歌、会旗、会徽圣火、格言、吉祥物等共同构成和体现的。而格言则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精华的凝定,并诉诸警句与口号形式的表达,也正是在这一高度上才让奥林匹克格言第一次纳入“美”这个字,这个理念,这个形象。这美是奥林匹克运动达到她的最卓越、最成功、最精彩、最完美,并且体现出她的最高标志,这美也是奥林匹克所追求的体现奥林匹克人文价值观的“真善美”体系中的美,而“更美”则是对未来的美要比现在的美更美的愿望表达,也是对奥林匹克运动要不断创造新的美的激励和推动。也正是在这美和更美的意义上,新格言对奥林匹克主义和奥林匹克精神都构成一种充实和提升。并且进而催生奥林匹克主义本应包有的“立美主义”,催生奥利匹克精神本应包有的“尚美精神”。

    其二、全面提升奥林匹克格言的格言地位和价值,使其具有更普世的人类意义。以致成为创造美好人生的人生格言,创造美好生活的生活格言。

    这是由新格言所拥有的新内涵和新动能决定的。

    这首先是由于新格言加进了原格言“快、高、强”所没有的“美”,而超越“快、高、强”,具有更全面、更整体、更超越的目标意义,从而在更完全的意义上成了奥林匹克竞技体育新格言,即新的竞技格言,其次是由于奥林匹克运动超越单纯竞技体育运动的,而美恰恰就这超越的精神,文化和道德、人格方面的集中代表。因而,这一个新格言在格言的最高意义上又称为整个奥林匹克运动的格言,即奥林匹克格言,第三,奥林匹克运动本身也具有为人类创造美好人生,美好生活的普世价值,萨马兰奇说:“今天的世界需要奥林匹克主义,它是一种生活哲学,它竭力创造一种通过努力寻求乐趣和尊重普遍公德原则的生活方式“。而这其中的一个重要的标志性因素就是美。美既是奥林匹克运动奋斗追求的最高目标,也是人们创造好人生,美好生活的奋斗追求的最高目标,因而,含有”更美“的新格言也就更有普世的人类价值,更有资格成为每个人的人生格言,生活格言,成为人的格言,这无疑也是奥林匹克对人类世界的一大贡献。

    其三、推动奥运文化的建构发展,让一个光芒四射的奥运文化巨人在新世纪崛起。

    纳入“更美“是新格言之所以新的标志,是奥林匹克新格言的一个亮点,同时也使这一个格言更有人文精神境界,也更有文化品位。这是因为美实际上也是一个文化概念,是文化的光环,是文化的最高标志,没有文化就不可能有美和美感。所以,”更美“也潜含着“更文化”之意。在这个意义上说,奥林匹克运动之所以超越单纯的竞技体育运动,也就在于她的文化,是超越的文化,是文化的超越,而奥林匹克运动的美,说到底也是她的文化,奥运会,实际上乃是体育文化,艺术文化,审美文化,道德文化,科技文化,礼仪文化,服饰文化荟萃的文化盛会,而奥运会那无与伦比的美,正是她的多元文化综合显现的美。所以新格言,必将拥有推动奥运文化建构发展的精神力量,让一种更独特、更有魅力的奥运文化在新世纪出现,让一个光芒四射的奥运文化巨人在新世纪崛起。

    其四、推动奥林匹克理想所包含的美学理想的实现,以致建构生成一门独具特色的“奥运美学”,成为奥林匹克人文科学的新成员。

    新格言纳入“更美”就已经具有美学意义,这体现了奥林匹克运动追求美、创造美、显现美的立美、审美品质,也体现了奥运体育与艺术相结合的宗旨,而艺术的本质是审美的,美是艺术的最高标志,艺术美是一切美的世界中最理想的美。所以“更美”必将能够在的高度上推动奥运艺术的繁荣发展,吸引天才艺术家们投身奥运艺术创作,致使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奥运艺术家群体及其奥运艺术的经典作品在新世纪崛起和闪亮,正是在这个基础上还必将推动奥运美学的建构生成,因为,美学以艺术为研究对象,是一种“审美理论”。而在这个意义上,奥运美学必然要以奥运美和奥运艺术为研究对象,从而构成一个由奥运人体美学,奥运艺术美学,奥运人格美学,奥运科技美学,奥运表演美学,奥运礼仪美学和奥运服饰美学共同组成的宏大的奥运美学体系。而如此的奥运美学必将有力地提高“奥林匹克科学”的科学水平,也必将以她独有的理论力量推动奥运艺术的繁荣发展,推动奥运审美水平的提升。这样,奥运美学的生成和崛起必将成为进入新世纪奥林匹克运动改革、创新建构发展的一个重要成果和标志。

    其五、推动一种现代的新型的教育形态——“奥运美育”的建构生成,增强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对青少年进行全面教育的教育力量。

    纳入“更美”的新格言,必将有力地激励和推动奥运的美,艺术和美学的建构发展,在奥运青少年的教育上发挥出她的美,艺术和美学的教育作用,彰显她的美,艺术和美学的教育价值。教育,体现体育与教育相结合的奥运宗旨,奥林匹克理念包含她的教育理念,奥林匹克主义包含她的教育主义,奥林匹克运动也包含她的教育运动。用奥运来教育青少年也是当年顾拜旦复兴古奥运的初衷所在,萨马兰奇多次强调奥运的体育与艺术与教育相结合。促进把体育与文化艺术相结合的教育制度。正是在这种教育意义上说,奥运的美,艺术和美学对青少年教育作用实践地发挥出来,就必然构成一种教育形态,那就是奥运美的教育,奥运艺术教育和奥运美学教育。而把这三种教育统一起来或融为一体,那就构成了可以简称为“美育”的教育形态——“奥运美育”。

    奥运美育最具教育魅力,教育高功能的一种卓越的教育形态,她最能体现奥林匹克的教育价值,体现奥林匹克教育的最高境界。奥运美育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建构生成,乃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进入新世纪的进步和发展的标志,也是奥林匹克运动改革创新的一个重要成果。所以我们必须提出“奥运美育”理念,在奥运实践中建立起奥运美育。并使她成为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中将德育、体育、美育融一体的范例。

   最后希望我们共同努力

   让“更快、更高、更强、更美”成为奥林匹克运动的最强

   让“更快、更高、更强、更美”成为奥运会高扬的旗帜。

   让“更快、更高、更强、更美”成为每个学校的教育格言。

   让“更快、更高、更强、更美”成为每个人的人生格言

                                                                                               李田

                                                                         2012年5月15日写于中国美育网总编室

 

上一篇:没有了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
中国美育网